新職業“吸睛”又“吸金” 年輕人正積極拓寬“就業版圖”
2021-01-16 10:15
來源: 中國新聞網

新職業“吸睛”又“吸金” 年輕人正積極拓寬“就業版圖”

人工智能朗讀:

中新網北京1月16日電題:新職業“吸睛”又“吸金”年輕人正積極拓寬“就業版圖”

戴口罩、着白色手套,迅速將衣服根據類型、顏色進行分門別類,動作專業、手法嫺熟,不到一小時便讓顧客的衣櫃“煥然一新”……這是成都“90後”整理師李清龍的工作日常。

近日李清龍退伍後當整理師月入過萬的消息在網絡引發廣泛熱議。這幾年,整理師、卡路里規劃師、螺螄粉聞臭師、高考志願諮詢師等新職業層出不窮。時間自由、收入高等特點讓眾多年輕人在擇業時更青睞於新職業;但與此同時,社會保險參保率低、職業發展穩定性不足也成為新職業從業者難以避免的煩惱。

新職業“花樣百出”

2020年9月退伍後,李清龍選擇到成都投身整理師行列。在他看來,整理師工作和自己在部隊整理內務頗有幾分相似之處,而且部隊要求更高,有從軍經歷的自己有能力勝任這份工作。從業時間僅4個月,李清龍就在網絡上收穫了20多萬粉絲,如今憑藉整理師業務和自媒體帶貨,其月收入已破萬。

伴隨李清龍一同被討論的還有整理師這一新興職業。這個源自日本的新職業,如今成為不少年輕人的從業選擇。近年來,隨着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和消費者需求逐漸細化,消費趨勢朝品質化、體驗化和個性化方向發展,一些新業態、新職業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出來。

從2019年4月至今,中國人社部聯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、國家統計局正式向社會發布了38個新職業,包括老年人能力評估師、區塊鏈工程技術人員、城市管理網格員、互聯網營銷師等,其中不少行業人才缺口巨大。一直被公眾所熟悉的快遞員、外賣小哥被歸類為“網約配送員”,而薇婭、李佳琦等帶貨主播則有了另一個更正式的稱謂——“互聯網營銷師”。

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李長安向中新社記者表示,人社部等部門近年來發布一系列新職業目錄,正是希望通過勞動部門的認定,使得相關新職業更加規範,也讓從業人員對自我身份定位更加清晰。

除了人社部官方“蓋戳”認定的新職業以外,更多新職業層出不窮。去年10月,美團研究院聯合智聯招聘發佈的《2020年生活服務業新業態和新職業從業者報告》(以下簡稱美團研究院《報告》)指出,僅美團平台上因新業態而孕育的新職業就超70種,包括奶茶試喝員、卡路里規劃師、寵物烘焙師、密室設計師、觀影顧問等。

在李長安看來,新就業形態跟新經濟形態是緊密相連的,這些年隨着技術發展以及經濟形態變化,出現了大量新職業、新崗位,“這些新職業在解決就業方面正發揮着越來越重要的作用”。

新職業“吸睛”又“吸金”

事實上,年輕人對新職業的青睞,與收入、時間自由等因素關係頗大;多數新職業“吸睛”又“吸金”。現居廣州的安安畢業後選擇成為一位寵物美容師,時間自由是她選擇這份工作的重要原因。“平時客人會在寵物美容店預約我的時間,我會根據預約到店提供美容服務,時間比較自由。”安安説。

除時間自由外,收入高也是新職業的一大亮點。美團研究院《報告》指出,從收入分佈看,新職業從業者的收入具有一定的市場競爭力。56.9%的從業者月收入高於6000元,36.1%的從業者月收入高於9000元,21.2%的從業者月收入超過12000元。

以高考志願諮詢師為例,中國高考規劃行業聯盟副會長、立人教育創始人何樹德告訴中新社記者,每年6、7月份是高考志願填報業務的高峯期,一個成熟的高考志願諮詢師在這段時間內大約可完成50單業務,每單收費在5000至8000元左右。換言之,高強度工作2個多月就可以收穫二三十萬,這份工作性價比非常高。

現年36歲的何樹德,原是北京某高校教師,長期從事學生就業指導等相關工作。“在高校當老師期間,我發現很多學生因為不喜歡所讀專業而選擇跨專業考研,其根源大多在於高考報考時選錯專業,這讓我意識到了高考志願填報的重要性。”察覺到國內該領域仍是藍海市場,何樹德選擇辭職創業,成為一名全職的高考志願諮詢師。

面對家長和學生的諮詢,何樹德會根據個人情況、興趣能力、職業發展等要素進行綜合評估,提供合適的報考方案。“綜合來看,我們給學生提供高考志願填報輔導可分為三步,第一步是根據學生性別、科目、成績、測評和偏好選擇專業;第二步是根據專業、分數、地區選擇學校;最後根據數據分析、結構設計、專業發展前景、高校綜合實力進行決策。”何樹德説。

“目前國內高考志願諮詢行業以個人工作室、小微企業居多,這項業務的本質是諮詢,主要依賴於人。我們也正在積極探索市場、營銷、服務的標準化。”何樹德説。如今,何樹德的高考志願諮詢業務辦得有聲有色,在山東、河北等地擁有10多家線下門店。平時他和同事也會線上線下開課,跟家長、學生普及高考志願填報相關知識。

新職業也有“成長的煩惱”

當然,時間自由、收入高只是新職業從業者的一面,與此同時新職業也面臨着“成長的煩惱”。記者瞭解到,不少從業者對新職業也存有一些顧慮,如社會保險參保率低、職業發展穩定性不足、維權機制不健全等。

規範化,是大多數新職業從業者的呼聲。只有建立相應的標準,才能補齊短板,讓從業者的權益得到進一步保障。為此,相關部門和各行各業也在積極推動新職業的規範化和權益保障。近日,人社部首次頒佈了工業機器人系統操作員、供應鏈管理師、電子競技運營師和物聯網安裝調試員等4個新職業的國家職業技能標準。前不久,上海市郵政管理局組織推薦圓通速遞1名高層次技術人才申報快遞工程技術高級職稱,目前已成功通過評審進入公示,這也是上海首位快遞高級工程師。

李長安表示,國家職業技能標準的公佈和職稱改革,有利於新職業從業者的職業發展。這讓從業人員有了更大的發展空間和更好的身份認證,還對行業發展起到很好的規範、指引作用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政策、收入等多方催化下,新職業從業者對職業的認同感大大加深,超過七成的從業者長期看好新職業,願意長期從事新職業。業內專家稱,新職業的出現為解決就業、行業發展變革創造出新的機遇。未來新職業從業人員應進一步提升整體技能水平,快速形成新職業人才培養的專業化、規模化效應,為相關產業持續輸入“新鮮血液”。(作者 郭超凱

[編輯:劉曉宇]